欣文阅读-你的阅读指南-yd.xinenw.com!

王佳珍:往事随风而逝——捕蛇者说

【摘要】(文/王佳珍)刘经海默默地写了几行话,写完后早已泣不成声了。或许这个话还不到时候,可谁知道老天的意思呢?毕竟天也有不测风云。他只是在想,那个哑巴怎么活。若他在,可以偶尔帮帮哑巴,这点微薄之力他还是有的...

(文/王佳珍)

刘经海默默地写了几行话,写完后早已泣不成声了。或许这个话还不到时候,可谁知道老天的意思呢?毕竟天也有不测风云。他只是在想,那个哑巴怎么活。若他在,可以偶尔帮帮哑巴,这点微薄之力他还是有的。

十分钟前,刘经海默默地敲着自己光溜溜的圆头,只觉得脑子疼痛难忍。他不紧不慢地准备水洗下脸,顺便洗个头。天知道他那洗头的水有多么恶心,黑乎乎地样子,毛巾也蹭的黑一块白一块,他有些支撑不住,木木然然地扶住门框,眼神呆滞,看着周围的天都变黑了,他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王佳珍:往事随风而逝——捕蛇者说

十分钟后,他被人送去了医院。邻居们看到这阵仗,估计他也是离黄土不远了,可他才六十岁而已。

刘经海,这个名字响亮极了,可是他干的事却与这个名字极不相配——地地道道的农民。从邻人口中得知,他不仅认识好多字,并且还做生意,早几年办了一个制茶场,因为他为人厚道,所以总是很得人缘,人们都愿意来他这卖。后来,他闲时就上山捣鼓,即捕蛇卖钱,他一向精明,所以每次都能卖个好价钱。

捕蛇,在我们孩子眼中,这个物种是眼中钉肉中刺,可他不仅不怕,还这么折腾。据说他还喜欢和单身汉金波一块吃蛇肉,别人说他们吃得可欢啦,变吃肉边喝酒,一个瓷碗钉在桌上哐当哐当地响。我深以为然,这个人,明明有家室,还喜欢和单身汉混在一块,他图什么?有人说他什么也不图。反正我想不到原因,这样的答案并没有多少人满意。

不过金波是个哑巴,也回不了他话,刘经海喜欢自说自话,而金波也很喜欢听他讲那些事,哪怕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也可以这样相交。这个倒是奇怪的很,我有些想不通。

而当刘经海的老伴儿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住进了医院。原来他有肺气肿,外加他以前被蛇咬过,所以显得很严重,胸口有几分憋闷,脑子昏昏沉沉对之前的事没了印象,独独记得金波,那个哑巴,没什么文化。

据刘经海的老伴儿回忆,那天,老头子穿着一身迷彩服上山。据说那山活生生地像个黑窟窿一样的山谷,老鸦泣喊阵阵,天空蓝的神圣无余,还有几处幽幽青草散发着香气,那个老头子带着一个蛇皮袋,准备捕蛇。他说是偶然蹿出一条明晃晃的蛇,不长也不胖,看着很结实。结果他带了一双手套,一只手抓住蛇的尾巴,另一只手掐住蛇的七寸,手法倒是娴熟,把蛇装进袋子口的时候,蓦然呆住了一会儿,说时迟那时快,在他收袋口的时候那条蛇蹿了半个头出来,冷不丁地刺了他一口。

他坚强地忍住疼痛,一声不吭地回家,回家告诉老伴儿,老伴儿埋怨得要死要活的,说什么这人真是烂忠厚没用的人,今日弄成这个样子,可能要休养好久了。

而金波听说这件事,还是作为同邻,还是木木地去打手势问候他,他也是瞅了一眼,没有多说。刘经海的老伴儿还是生气,就说:“都是蛇惹的祸,你这个败家的鬼老子,干什么不好非干这个。”说着愤愤地转身。而金波也离开了。

两年了,刘经海因为有肺气肿再加上这蛇毒,他落下了不少毛病,拖拖拉拉直到今天才进了医院。这次,没想过会变这样的,刘经海猝然长逝。他死在冷冰冰的医院里,儿女倒是都回来守在他床前,那晚的月光亮得出奇,四周的鸟鸣声声入耳,显得如此刺耳,那年的万箭穿心,那年的悲凉无人能懂。

这是他死后的场景,穿孝服的人跪了一排又一排,走一步一行泪。这让看的人无不声泪俱下,有点苍凉。

而且三天后金波也悄无声息地死去,金波是一个无娘无老伴的人,56岁,就在那一夜,不曾点灯,死得奇怪极了。

风没有一丝浊气,干净极了。

刘经海的老伴翻到一封遗书,不清晰地记下了一行话:老伴儿,我走了之后,你将我埋到离家近的一座山上。至于金波,我留下了些许钱给他,若干年他入土,希望你能给他买一口棺材。

这次,刘经海的老伴把这给儿子山顺看,山顺亦不解,说:“父亲奇怪得很,我有些不明白。”但山顺还是遵了父亲的遗愿,出钱葬了那个哑巴——金波。

多年后,我仍有几分好奇,却对于刘经海这个举动反倒有些理解了,大概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不幸的人的愧怍吧。

文章标题:王佳珍:往事随风而逝——捕蛇者说
原文地址:http://yd.xinenw.com/swsb/59.html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欣文阅读”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