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文阅读-你的阅读指南-yd.xinenw.com!

天涯孤鸾:没有密码的手机

【摘要】(文/天涯孤鸾)汪佑的头上顶着烈日,手上青筋暴起,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汗珠,一手用砖夹夹起约莫十块的砖头,放在另一只手上托住,佝偻着背,缓慢的向前方小推车走去。一遍又一遍,装满了推车又推着车往房子里...

(文/天涯孤鸾)

汪佑的头上顶着烈日,手上青筋暴起,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汗珠,一手用砖夹夹起约莫十块的砖头,放在另一只手上托住,佝偻着背,缓慢的向前方小推车走去。一遍又一遍,装满了推车又推着车往房子里走去。

他只有18岁的年纪,可看上去像27-8岁的人了。汪佑的父母死的都早,留着他跟一个眼睛看不见的奶奶相依为命。小学没读完就辍学,拿着两个蛇皮口袋,整日在外游荡,寻找着塑料瓶啊,纸壳子之类的垃圾,每天傍晚又拖着两个比他人还高大的蛇皮袋往回收站去。

日子就这么苦熬着,终于熬到14岁,自己跑来镇上的施工队应聘。队长也是看他可怜,才把他给留下。这之后,家里的生活才逐渐有了人样。

天黑了,汪佑骑着自行车往家赶,他早就习惯了如此,在龙头上别个小手电,其实也看不清什么路,只是为了别人能看到他。

天涯孤鸾:没有密码的手机

路过了一个小店,汪佑停下车,走进去拿了一袋饺子。今天是奶奶76岁的生日,老人家一生没怎么过过生日,也就在汪佑卖力气以后,才过了2次生日,这是第三次。

一口气,马上就要骑到村口了。路中心却突然出现一个小坑。汪佑躲闪不及,自行车瞬间失去平衡。把他重重的甩了下去。汪佑顺着边上的斜坡往下滚。直到他的背重重的砸在一颗树上,才停了下来。手上脚上都受了些伤,所幸都是些皮外伤,他身子骨锻炼的多,也正值青年,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就爬了起来。

汪佑把车扶了起来,万幸电筒还没坏,可是下一秒他的心中便升起惊慌。饺子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这对于从小吃苦的汪佑来说,可不比断了手脚要轻。他赶紧拿起电筒在周围摸索着找,可是并不见那袋饺子的踪影。

他又沿着下坡一点点的找,一直摸到了最下面的沟壑里也没找到,他开始破口大骂那个坑,哪怕那个坑也听不懂。

他抬起头望了望天,月亮还是温柔的,只是绝没有安慰他的意思。

他透过手电的光,隐约间看到那灌木丛中,好像,有个人影!定睛一看,真的是人!汪佑往后一蹦,眼睛瞪得大大的,缓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报警。就在他拿出手机的时候,耳边突然砰的一声!他被这声音震得有些耳鸣,还没等他缓过来,嘴巴已经被人捂住,同时往他太阳穴上,放了一把枪。

“不想死,就不要叫,不要吵。”声音有些虚弱,但却让人感觉脖子后面凉风阵阵。那人把汪佑往那放尸体的灌木丛一推,问道:“你看见了什么?”汪佑此时已经搞清楚了这在半分钟内突然发生的状况,怯懦的回答:“没,我啥子也没看得到。”他不敢回头,也不敢乱动。只能佝偻着等待那人的下文。

等了一会儿,后面那人依然没有开口,他试探性的稍微扭了扭头。“不要动!”冷冽的声音瞬时传来。又过了一会儿,他听到路上有轿车开的声音,心里暗自期待着被人发现。车停了,他听到了开关车门的声音。

这村里一共就5-6户人家了。都是些老人和孩子。汪佑的家里,安静的针落有声,因为奶奶看不见,所以汪佑不在家时,就连灯,也是没有的。

奶奶安静的躺在床上,心里也有些着急,这汪佑平时这个时分也该到家了,今天到现在还没到。她摸索着找到床头的座机,摸索着按了重播,这个键,汪佑在上面放了一粒米,又按碎了让它风干,这就给了这个键以特殊的触感。

滴……滴滴……滴……汪佑的手机响了,那人刚准备扣下的扳机停住了。他伸出手,示意汪佑把手机给他。汪佑把手机举起来,余光瞄了一眼,发现是家里的号码,他突然就转身跪下,不停地磕头,不停地在说:“大哥,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家里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奶奶,你们让我走吧!我求求你们了!”  砰砰砰!又是几个头猛烈地砸在地上。

他面前的人似是被他这一串动作搞得愣了几秒。随后走过来把他的手机拿走,按了免提接听:“佑啊?你啷个还没回来呀?。”

没等那位有什么动作,汪佑就回答:“婆婆,没得事哈,我马上就回去,加了下班。马上都到了哈!”

那人直接挂了电话,对汪佑说:“我不是什么坏人,也是被逼无奈,你帮我把那里的躺着的人埋了,你就可以回家去了。”

汪佑听到还能回去,马上就应承道:“好好好,我埋我埋。谢谢大哥!谢谢大哥!谢谢!谢谢!”说罢就开始用手刨着地上的土。

那位举着枪,慢慢地转身爬到路边,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丢了一把铲子下来,汪佑立马接过铲子又开始挖。随后那人启动了车子,把车子横停在路上。

大灯照射着汪佑。如此亮光,汪佑也看清了那尸体的模样,拿枪的那位也爬上了路,坐到车里,拿起手机,开始记录下汪佑的表演。

“小娃娃你勒怪不得我,是你自己命不好!”他坐在车里看着刚拍的视频。似有惋惜的话语中没有一丝温柔的语调。

汪佑推着车,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家里。为了不使老人担心硬是强撑着作出一副平常语气和动作,那袋饺子最终却还是没能找到。

徐茵刚做完了手上的公文材料,马上就有人给她又送来了一堆报表。刚从警校毕业的她,被派到这座小镇上实习。实习生,总是免不了做些简单但繁杂文书工作。

一个老汉急冲冲地跑进局里,此时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徐茵刚准备回家,就在门口与老汉打了照面。在这样的小镇上,顶了天也就是有小偷罢了。徐茵也没有多想,只管兀自向前走。谁知道这老汉追她而来,大声的喊到:“女同志!女同志!不得了啦!出大事啦!”

徐茵回头,赶忙说道:“老伯,里面有人值班的。”

“害!女同志,不得了啦!杀人啦!”老汉急切的语言和动作使徐茵一刹间毛骨悚然,连忙回道:“怎么回事?”同时拿出手机拨打了队长李昀的电话。

“我下午跑我老丈屋里嚯酒,刚才回屋滴时候,就听到砰的一声枪响!然后我就摸过去看,看到有一辆车,还有一个人在那埋人!把我酒一哈就嘿醒啦!我连忙就跑过来了!”

徐茵听到这话,眉头一皱,手上的鸡皮疙瘩也是瞬时立了起来。她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好在这边电话接通了。

“喂,徐茵啊,什么事啊,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是不是一个人在这边害怕?可以来我这睡啊!”

“有……有杀人案!”徐茵语气略带颤抖的回答,没有理会队长日常的调戏。

“什么?你说什么?杀人案?”这边的李昀也是一激灵,自从他被调来这里,处理过最大的案子,就是镇上两个村子间因为一些小事而起的集体斗殴事件。说是聚众斗殴,实际上也就是一群6-70岁的老人们的争吵而已。

他转念一想,不应该啊?会不会是这小姑娘以此应对我的调戏呢?嗯,肯定是!随即嘴角微扬戏谑的回答道:“哎哟,可吓死我了呢,我还以为是啥呢,杀人案啊。知道了,知道了。那你搬过来跟我睡不?队长保护你,我昨天就收拾好一个房间了。”

徐茵听罢又焦急地回答:“真的是杀人案啊!有人报警!说看到了有人埋尸体!”

李昀这头听着徐茵迫切的口气也是心下一沉,又思考了两秒答道:“我现在过去,你在局里等我。”

挂断了电话,李昀打开衣柜,拿了两件干净衣服,就去厕所洗澡了。“我就知道,这妹儿不可能对我的英俊有免疫力。还怪娇羞耶,编起理由喊我过去。”

坐在椅子上的老汉不知是平复了心情还是酒的后劲上脑,居然就在局里的椅子上睡去了。

“诶,徐茵,你看他醉得这样,人家就算真的杀人了。他又怎么看得见。这么晚了,我也去房里睡会儿哈。你一会儿要走记得把门关一下。”值班的同事睡眼惺忪的对徐茵说。

大厅只有徐茵了,一个实习生,她坐在椅子上,手托着下巴,双眼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昀走进来,看到徐茵和她旁边一身酒气的老汉。他向徐茵走去,坐在了徐茵的身旁,然后把手放在她的肩膀搂着她。徐茵一震,回过神,立马站了起来略带恼怒地说道:“李队!有命案啊!……喂!老伯,你快起来啊!老伯……”

老汉只是哼哧了两下,快要凌晨一点了。徐茵看了一眼李昀,他还搞了下发型,穿着一身西装……

一夜过去……

滴滴……滴滴,闹钟把徐茵从睡梦中拉回现实,昨夜李队非得拉着她去吃夜宵。言行举止都无比的暧昧。徐茵看了一眼闹钟:8:40,要迟到了……

到局里时,已经是9:30了。平时都是8:30上班,今天她迟到了一个小时,局里也依然没有一点生气。一直到了11点,同事们才陆续来工作。老汉昨夜就在椅子上睡到了现在,可是谁也没有把他当回事。直到他自己醒来。

“诶,同志,杀人犯抓到了吗?”老汉一爬起来,随便拉了一个人就问。

“抓到啦,抓到啦!你赶紧回家去吧。”回答他的,正是昨夜值班的小张。

“嘿,那就好。”老汉嘴角似是带了一抹笑意,转身离去。他昨夜睡着的那个地方,静静的放着一部没有密码的手机。

小镇,看上去好像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事而起了任何的波澜,似乎昨夜的事,只是几个人的梦境。沉睡者的梦,是那样的美满。清醒者的梦,却只有黑白。这总会让人感觉到这座小镇少了点什么,但又会觉得本该如此。 月亮,会一直在的吧。

文章标题:天涯孤鸾:没有密码的手机
原文地址:http://yd.xinenw.com/swsb/57.html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欣文阅读”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