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文阅读-你的阅读指南-yd.xinenw.com!

李刚:再忆初为人父时

【摘要】(文/李刚)人们常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是上辈子的情人。恰好,不知道自己怎么修来的,我和爱人婚后居然有了三个女儿。这几年,抚育这几个孩子,颇有一些难忘的记忆,一直深深地印在脑海深处。尤其是最初刚刚做...

(文/李刚)

人们常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是上辈子的情人。恰好,不知道自己怎么修来的,我和爱人婚后居然有了三个女儿。这几年,抚育这几个孩子,颇有一些难忘的记忆,一直深深地印在脑海深处。尤其是最初刚刚做父亲的那会儿,好些事情更是久难忘怀。

那一年,我们的双胞胎女儿,首先来到了世上。说起来,好像有些事情,或许是冥冥当中自有定数吧。曾经年少的时候,总盼望着,长大后娶了媳妇儿成了家,会不会自己也会生一对儿双胞胎呢?呵呵,那时候,这些事情,也只是随便想想,在心里也就是一带而过的。

没成想,和爱人走到一起,媳妇儿很快就怀孕了,当时我们本着顺其自然的想法,并没有定期做孕期检查。直到算计着快到预产期了,我跟爱人说,要不然我们提前做个彩超吧,就当做是给孩子出生前留的纪念。于是,我们俩来到县城医院,可是天气受台风影响,居然县医院停电了,没法儿做检查。正巧翻手机通讯录时,发现曾经联系的一个人,在下面乡镇卫生院上班。抱着试试的想法,人家很乐意帮忙。接着,我陪着媳妇儿来到了那儿,爱人进了彩超室,我在门外等着。

再忆初为人父时

或许是因为没有别的人在等待,彩超室的门留着一些口儿,没有关上。只听见里面检查的人,问我媳妇儿:“一直没做检查吗?你知道自己怀的是双胞胎吗?”从媳妇儿的语气里,明显的感到,她是多么的惊讶和高兴。这时,我顺着那门上开着的口子,瞪着眼睛,看见那显示屏幕上,居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小脑袋瓜。真的,一模一样。然而,就在我想再仔细看时,里面的医生,突然发现门口儿没有关好,索性起身关上了门。这就是我与这对儿双胞胎的第一印象。紧接着,正当因为里面医生关上门,没法儿再看到或听到什么,心里很失望的时候,我托的那位医生,也很是高兴的出来,满脸欢喜的向我道贺:“恭喜恭喜,双胞胎!真有福啊!预产期估计提前了,过几天随时准备剖腹产抱出来吧。”

果然,不到一个星期,爱人已经很有感觉,没法儿再坚持了。这一星期内,原本计划准备一个孩子出生的东西,立马需要准备成了两份儿。反正也不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就随便些吧。总之,小衣服,小被子,奶瓶什么的,准备了一大堆儿。

这天是礼拜五,晚上我下了班,和爱人聊天时,她觉得要生了。于是,我们准备好东西,向医院赶去。在路上,大约晚上十点多吧,几乎没有人了。有那么一瞬间,我低头看车的里程表,巧合的是44444公里。心里不觉一震,这个数字就这么深深地记下了。

到达医院,做好各种检查,签下各样承诺书后,爱人进了产房。这时候,家里人都在产房外面等着了。或许,第一次剖腹产比较快吧。大约半个小时,医生抱着老大出来了:“这是老大,女孩儿啊。”随后,二女儿也被送出来了。

到了病房,安顿好爱人,忽然发现老大呼吸很是急促,令人揪心。而老二却是超轻体重,只有三斤重,可是却睁着眼睛手舞足蹈的,甚是喜人。带着老大老二一起到了儿科,这时已经凌晨一点了。儿科医生很是紧张:“老大有些缺氧,需要转市医院进保温箱。老二体重太轻,早产,也要进保温箱。”

刚才,孩子们从产房出来的喜悦,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焦虑不安。我出来医院,想找辆出租车。可是,深更半夜的,马路上根本没有啊。焦急的赶回病房,发现爱人正侧着头看着两个孩子,家里的人在一旁照顾着。我低着声音,告诉爱人:“孩子们都需要转市医院,进保温箱,再看一眼吧!”这样说时,我的眼睛里,噙着泪水,却害怕爱人担心,始终没有流下来。

紧接着,我和母亲由我自己开车,踏上了转往市医院的路。一路上,因为母亲只能抱一个孩子,决定先抱老大吧。一直跟市医院联系着,120暂时不能调过来,所以,当时的心里,恨不能立刻就赶到。听着老大呼吸一阵一阵的急促,好紧张。大约凌晨四点多,终于把孩子送进了保温箱。就在把孩子交给护士手里时,我下意识地问道:“怎么样啊,医生?”“放心吧,孩子到了这儿,就一定没事儿的。”我知道医生是安慰我,然而终究先暂时放一下悬着的心了。

老大安顿下,还有老二,着急忙活地,赶紧赶了回去。进了产房,忽然发现孩子脸色好紫,再一次抱着孩子赶到儿科,医生立马拉下脸色,训斥我:“怎么还没有把孩子转到市医院?咱们这儿条件不允许,赶紧地走啊!”我知道,医生也很焦急却没有办法儿。毕竟,县医院的条件,的确不允许。

临走时,我来到爱人身边,牵着她的手:“再看一眼老二吧,我现在就要带孩子去市医院了。”这一次,我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怎么担心我活不了啦?赶快去吧,孩子要紧。”反倒是爱人更坚强一些。

这时,天已经亮了,我和母亲又一次往市里去了。

还是刚才的医生:“没事儿的,老二尽管体重轻,脸色发紫,是有些冷导致的,但发育很好的。”说这些时,医生用手指弹了下孩子的脚心,孩子轻微的哭了。“还进保温箱么?其实没必要的。”医生是专业的,但不知道怎的,心里总觉得,这对儿同卵双胞胎,应该要在一起。“进吧,大夫。”

孩子进了保温箱,大人是不能随时看望的。我已经请好了假,这时更多的需要陪爱人。

爱人住院的几天,始终思念着这对双胞胎,坚持出院去看孩子们。终于,拆了线,出了院,我们一起进保温室看孩子了。这对双胞胎,分开在不同病房,好多家长按顺序进去。因为我们是双胞胎,可以进去两个大人的。拿了号,我们先来到老大这儿。只见孩子正趴着,撅着屁股,呼呼的睡着。照顾的医生说,孩子已经呼吸正常了,过几天可以出院了。随后,又看望了老二,小东西还是那么活泼的动着,果然发育很好。

又过了几天,爱人坚持想把孩子们接回家。我们首先接出来老二,毕竟她发育的好。第二天,又把老大接出来了。这时,孩子们和我们已经分开整整十天了,终于团聚了。

事情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回到我们的出租屋,这时正值芒种时节。却发现,怎么屋子里有许多许多的苍蝇啊?又发现,孩子们怎么黄疸这么厉害啊?

毕竟我们头一次添孩子,根本没有经验的,由于工作原因,也只能租房子,没法儿请大人帮忙。于是,到处打听,孩子的黄疸慢慢地康复着,而这许多苍蝇,无论如何也不能消灭。究竟怎么回事儿呢?就在这时,发现爱人怀孕期间,一只陪着她的小黄狗,竟然病了,一天不如一天的。这只小黄狗,不吃不喝,一点儿欢快的样子也没有了。就在它躺在地上不能站起来时,我和爱人准备给它喂一些药,却被水给呛死了。然后,灭蝇灯都不能消灭的苍蝇,却不到一个小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可怜这只小狗,只能在这对儿双胞胎回来的几天里,和她们相处了如此短暂的时光。所以,这么多年了,我们家再也不曾养过一只小狗,就是怕这一幕让自己心酸。

过了一个多月,这对儿双胞胎终于长重了,各个亲戚纷纷前来看望她们母女。其中,闲谈之中,我居然听到这样一句话,:“真没想到,这俩孩子居然活下来了!”每每想到这儿,不知道心里有多难受。反正,每次总是百感交集。这一个多月,我和爱人一起摸索着,洗洗涮涮,喂奶换尿布,没黑没白的。尤其是晚上,老二由于体重超轻,所以,哭声好小。我只能趴在床头,生怕听不到。一夜,换七八次尿布,喂奶,等等。熬了这一个多月,我整整瘦了三十斤。

这期间,我在公司办理了停薪留职,专门照顾爱人和孩子,真的是尽心尽力了。有一天,因为这样没日没夜地忙里忙外,整个人都不好了,憔悴不已,肚子里感觉好饿。正巧,出来买菜,看见一家拉面馆开门着。进去后,刚跟老板讲好煮碗面时,我的一个同事进来了:“你怎么这么瘦了啊?我们有几个人在外面烧烤那地儿,给你点了一些东西,快过来吧。”“奥,一会儿吧,我实在太饿了,先吃点儿面垫垫肚子。”果然,一会儿我吃完面,过来后,发现几个同事已经给我点好了许多东西。“快点儿吃吧,一个多月没上班,怎么都快皮包骨头了啊?”或许刚才的面不够多,我又吧啦吧啦了许多东西。有句话,说得好,患难见真情。这几个同事,在我停薪留职这么久,居然仍这样照顾着我,事情尽管过了好几年,却依然使自己常常想起这一幕。

看着这对儿双胞胎在慢慢长大,我结束了停薪留职,回到公司上班了。爱人仍然照顾孩子。这时,到了给孩子们起名字落户口的时候了。起什么名字好呢?一连串儿的名字,和各个亲朋好友商量下来,总是有许多反对意见的。有人觉得这个名字太土啦,有人又觉得那个名字太大了,恐怕担不起来。索性,就叫宝宝贝贝吧。为什么呢?我跟爱人开玩笑说:“结婚一年多来,我们一直称呼对方为宝贝儿,没成想,真的生了一对儿双胞胎,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名字啦。”等把出生证明落好,户口落下,还是有人觉得不好听。呵呵,不管那么多了,自己给孩子们起的名字,自己感觉好就好了,想那么多,总觉得没什么意思的。

又上了班,白天在公司忙,晚上照顾孩子,这样还好。可是,随后,晚上十二点上班,就难熬多了。有一天深夜,忽然爱人叫醒我:“有人咣当屋门呢。”迷迷糊糊的,睡眼惺忪,果然看到我同事来喊我去上班呢。哎,真的好累好困,不但闹钟根本没有听到,连铁门被咣当咣当的响声,都丝毫没有发觉。

慢慢的,这对儿双胞胎在成长着。一眨眼,半年的光阴似箭般流逝。因为房子的事儿,我们另租了一个院子。这时候,已经是冬天,寒冬腊月,满天飘雪。可能屋子不够暖和,老大老二居然都发烧了,浑身好烫。深更半夜的,把身上裹上大衣,冒着雪,一步一步地,走出十几里地,到卫生室买到退烧药。再回来时,又是后半夜了。直到孩子们睡下,发现天快亮了。

简单的时光,或许过得很快。我上着班,爱人看着孩子。却忽然发现,爱人又怀孕了。

看来已经不能继续租房子了,毕竟,这个小院儿,在这个夏天,让我感觉到的确要给自己一个真正的属于我们的家了。

这个小院子,什么都说得过去,清净,宽敞,鸟语花香。然而,面对双胞胎已经一周岁,加上爱人又怀孕,我决定买房子了。在这儿住了整整半年,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个夏天的炎热。

我请人安装了一台水空调,一开始,把流出的水,放到院子里。一段时间,倒没有什么。可是,忽然有一次,发现门口的下水道,居然被附近的村民堵了。不知道是不是穷山恶水出刁民,还是自己影响哪儿家了,爱人跟我说,总有人趁我白天上班时,砸门打扰。后来,这些人,终于找到了我:“你需要把水放到后面的洼地里,浇树!”终于明白了,让人无语。房东是不管的,至少,人家是一个村的,怎么可能为了我这个房客,得罪人家自己的人呢。还有,炎热的这个夏天,雨水格外多。经常是外面大雨瓢泼,屋里滴答不停,总感觉屋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塌了。就算是晴天,由于开着水空调,屋里可能由于格外凉快,青蛙,蟋蟀等小动物,总是光顾着。这种环境的艰辛,即便过了多年,仍然萦绕心头。

买了房子,这时候,双胞胎女儿已经会跑了,也能清晰的叫出爸爸妈妈了。转眼之间,老三也来到了世上。这一次,已经有了一年多养孩子的经验,一切顺手多了。甚至于,给孩子起名字时,随口起了个畅畅。寓意着希望这个女儿能顺顺当当地长大。

这几年,孩子们都上了幼儿园,一天比一天懂事儿。愿未来一切更美好。

文章标题:李刚:再忆初为人父时
原文地址:http://yd.xinenw.com/swsb/55.html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欣文阅读”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