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文阅读-你的阅读指南-yd.xinenw.com!

兼职三两事——跟父亲一起负重前行的感觉真好

【摘要】(文/小小艾)“你不向父母要钱的样子真帅!”我整个高中都将这句话牢牢记在心中,希望大学能实现这个帅,可是我还是没有能够帅气地告诉父母不用给我生活费了。那天我说我出去找个兼职吧,...

(文/小小艾)

“你不向父母要钱的样子真帅!”

我整个高中都将这句话牢牢记在心中,希望大学能实现这个帅,可是我还是没有能够帅气地告诉父母不用给我生活费了。

那天我说我出去找个兼职吧,寒假还能赚点。父亲晚上便带着愧疚对我们说:“你们不要怪爸爸,爸爸已经尽力了。”那一瞬间看到父亲斑白的双鬓,满脸的皱纹,以及那条至今未痊愈的双腿……我泪目了,我更自责的对父亲说:“爸,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们从来没有怪过你。”

小小艾:兼职三两事——跟父亲一起负重前行的感觉真好

我知道家里因为种种原因变得困难了,父亲的双腿至今也未完全痊愈。但是就是这个走路一歪一歪的父亲用那个宽厚的臂膀支撑起了这个家,让我和妹妹以及后来的弟弟都衣食无忧,如此便足够了。我知道父亲在工作时受到过多少委屈但是他从不开口,从不表现出来。从小到大我需要的他从来没有拒绝过,还记得初中的时候特别想吹口风琴,可是周围的店铺都没有,那一天我很任性的叫嚣着哭闹着,现在想想真想抽那时的自己,任性不懂事,可是父亲却点了点头。

后来的某个晚上我醒来后突然发现枕边多了一个口风琴,听到家门关上,父亲又急匆匆出去的脚步声。那一夜泪湿枕巾。

那天我知道这个不爱说话默默无闻的男人是多么宠我。

从高二开始或者可以从高一算起,每年的暑假(因为寒假太短了)我都会出去找兼职,因为我知道只要能帮父亲分担一些也是好的。还记得第一次出去兼职是在一个绣花厂里帮她们剪线头,计量算的,那时候的自己仿佛打了鸡血,手速都可以赶上光速了。可是一天也没有多少工资,但是我从没放弃,后来绣花的一个阿姨请假回家了,负责人问我要不要试试,我看着那一排排的针在飞快的订在那些布料上,我害怕极了,要是手不小心进去了怎么办。犹豫了很久,但是听到负责人说一天的工资是我剪线头的两三倍时我心动了。

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胆小怕事,到后来我可以看管两台机器的骄傲,我笑了。

暑假结束我将工资递给父亲的时候,父亲哽咽了,我也哽咽了。我以为兼职的辛苦劳累只有我懂,但是父亲也懂。

我也去过被服厂叠过被子毯子,打过包装,成为了那个暑假的兼职工负责人。

我还去过超市做过收银员,看到过人生百态,也因为收错钱被扣了好几天的工资自己躲在被窝里默默哭泣。也看到了所谓的人生等级,看到了无辜的收银员被顾客指着鼻子骂,接触到了虽是残疾之躯却勇于面对的生活的人,接触到了“你是我的眼睛我是你的耳朵”的平淡感人的爱情,接触到了因价格而左右犹豫的年轻夫妻……

每天早上五点十五的闹钟将我无情的拉出了温暖的被窝,我仍然记得那个寒假四十多天都在下雨。我为了不迟到,骑着小电驴披着可以装下两个我的雨衣,买了早餐赶到超市打卡,为了那一分钟拼尽全力的奔跑,每次头发上滴着的雨珠告诉我我真棒。每次面对顾客的无理我都告诉自己不委屈把他们当空气就好了,可是谁又知道转身的那一瞬我那不争气的眼泪还是会掉下了。夜班九点半的回家之路走的是那条刚修的路,那条还没有路灯的路,神经高度紧绷回到了家,告诉奶奶父亲今天很好没有收错钱。

我很敬佩那些可以不问父母要钱的学姐学长,她们不仅可以兼顾自己的学业还能帮父亲一起负重前行。

这个寒假我也开始了新的兼职——在商场卖衣服,虽然工资不高时间很长,但是我又可以跟父亲一起负重前行了。

冬天依旧很冷,雨依旧很大,但是我被淋湿的刘海真好看,我认真生活的样子也真可爱(无比自恋一下),我和父亲肩并肩共同前行的日子真暖。

文章标题:兼职三两事——跟父亲一起负重前行的感觉真好
原文地址:http://yd.xinenw.com/swsb/37.html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欣文阅读”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