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文阅读-你的阅读指南-yd.xinenw.com!

陆若影:冥府之花前月下

【摘要】在幽暗阴森的冥府,孟婆在忘川河前,制作着孟婆汤,那味道苦涩至极。“人世间几十载至苦人生,如今要忘,也要如此吗?”阴司凑近闻了闻,难受的揉揉受苦的鼻子。“苦上心头,方...

在幽暗阴森的冥府,孟婆在忘川河前,制作着孟婆汤,那味道苦涩至极。

“人世间几十载至苦人生,如今要忘,也要如此吗?”阴司凑近闻了闻,难受的揉揉受苦的鼻子。

“苦上心头,方知苦为何物。”孟婆看着黑漆漆的汤药说着。

忽来一阵轻风,在孟婆四周萦绕,良久,轻风散去,孟婆哪还是那个佝偻老人,五官精致,娇俏可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

一头的白发,有些凄美又有些荒凉。

“好歹也是当年京城的绝美之人,非弄成个糟老婆子,你也当真受得了?”阴司一脸可惜。

“当年的人都不在了,又有谁看呢?”孟婆像在回答又像在自问。

“彼岸说的对,我们谁都没放下。”

“利用外力忘记十分容易,要放下谈何容易。

陆若影:冥府之花前月下

百年前

京城安宁繁华。幸福,快乐像是洒遍城中每一个角落,百姓都歌颂着这个爱国爱民的好皇帝。

这个皇上也不似以往佳丽三千,后宫仅皇后一人,有一个乖巧的女儿,在父皇母后的羽翼下,懵懂无知的傻丫头,变成了能为父皇的朝政分忧,能帮母后母仪天下,能替骁勇善战的未婚夫出谋划策的一国公主。原本幸福美满的日子该继续下去,但是上天仿佛眼红如此的圆满,终于,那天的晴天霹雳,将这个和谐的家,劈的四分五裂,难以拼凑。

吐蕃王子多吉本玛远道而来,略备薄礼,以示友好。原本值得高兴的事,下一秒,却让龙椅上两鬓斑白的皇上失了语。吐蕃王子此次真正的目的是和亲,可谁都知道偌大的后宫只皇后一人,公主只有宁落一人,莫说皇上皇后不舍得,大臣们百姓们谁又舍得?

“宁落,已有婚约,恐,配不上多吉王子,这京城好女孩不少,多吉王子何不找个两情相悦的姑娘。”皇上低下头,眼中却有无限期盼。

可惜他没有如愿等到吐蕃王子的放弃。“多吉本玛并不在乎所谓的婚约,只希望陛下赐婚。”

“朕已允诺宁落与大将军孟渊的婚约,多吉王子如此莫非要朕失信于人。”

“这次和亲是父王的执意,多吉本玛只能遵从,若此次和亲未果,父王必定大怒,相信陛下也不愿挑起两国战事,陷两国百姓于水深火热中,失信于人与全国百姓,孰轻孰重,陛下好生掂量。”他说的风轻云淡,仿佛众多生命与他无关。

“请多吉王子,给朕些时间。”

“多吉本玛在路上耽误不少时日,还请陛下尽快。

“带王子下去休息。”

深夜,皇宫内灯火通明,

“父皇,这次他明显有备而来,您就应下吧!“宁落大吼到。

“落儿,父皇若是应下了,你要孟渊这么办?”他痛心疾首。

“渊他,会懂我的。父皇你苦心护了这么久的城,您忍心看到兵临城下,血流成河吗?“宁落说完一滴泪摔落。

看着女儿的泪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废物,护国家安宁,保百姓乐业,他只记得自己是一国之君,可忘了自己还是一位父亲。于是他做了一个自私的决定。

三天后

朝堂之上,百官皆齐,吐蕃王子也在场,却迟迟不见着椅上之人上朝,这还是破天荒头一次,正在群臣交头接耳时。一身粗布麻衣的皇上走上大殿,驻足。

“陛下,您这是?”土蕃王子一脸疑惑。
“土蕃王子,你和宁落的婚事恐应允不了,今日,这身粗布麻衣是想告诉王子,我不只是一国之君还是一位父亲,我一直以来为国事忽略了宁落,她的终生大事我想她自己决定,我这个父亲希望她幸福。”当今天子都可以为女儿的幸福做至如此,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哈哈哈哈哈哈”土蕃王子大笑后狠狠的说:“您的意思是我土蕃之子给不了她幸福。”
“并无此意,只是还望土蕃王子另觅良人,切勿一时冲动苦了黎民。”他语重心长的说。
这话一出众臣更敬重这位皇帝,纷纷跪下齐声道:“还望土蕃王子另觅良人,切勿一时冲动苦了黎民。”
土蕃王子涨红了脸,却说不出话,怒气冲冲拂袖朝殿外走去:“陛下就等着接土蕃的战贴吧!”
“唉。”皇上轻声叹气,摇了摇头。

“若土蕃真下战贴,臣愿于陛下共存亡。”大将军孟渊铿锵有力。

“臣愿于陛下共存亡。”众臣不甘示弱。皇上担忧的神情上出现一抹欣慰。心里不安的情绪缓缓消散想着:“既然如此,上下齐心,还有何惧。”

半月后的这天,土蕃的战贴经使臣之手送上大殿。
身披龙袍的他,看着鲜红的战贴仿佛预见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惊心场面,该来的终究躲不掉。

“这战贴我接下了你们走吧。”皇帝对使臣说。

“陛下既已接下战贴,那么两国战事就已打响,您当真放我们离开。”使臣一脸不信。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朕还不会因战事迁怒他人,更何况这是朕自己的私心。”皇帝叹了口气。
土蕃使臣赞赏的目光里一丝不忍一闪而过:“告退。”

土蕃使臣走后,皇帝立即下令大将军带二十万精兵前往边疆,务必在战事打响前安全转移边疆百姓。并宣布此次战事他亲自监战,以振士气。
仿佛一切都已安排好,仿佛一切都没那么困难,上下齐心,同仇敌忾。

七日后土蕃兵临城下战鼓响,号角鸣,马蹄声,铁器打击声,将士的惨叫声无一不叫嚣这战争的残酷。在主营的皇帝看着桌上的作战图悲从中来。
因与土蕃兵力旗鼓相当,近一年的僵持下仍胜负未分,而今日却不可思议。
“陛下。”一名将士惊慌失措的冲进营帐。“发生何事?”
“禀陛下,十万将士……”将士吞吞吐吐。

“快说!”皇帝气急败坏。

“十万将士全军覆没。”

“孟大将军呢?”

“大将军被俘了。”

最后一战,宁落无奈上阵,宁落虽是女儿身可身手并不差,但她已经不战而败,她每往前走一步,孟渊身上就多一刀。
“宁落,不要难过,此生得你一人之心,我孟渊死而无憾。”随后孟渊不愿再连累她,咬舌自尽。

“不——,渊——”凄凉的嘶吼随着孟渊倒下的身躯骤然迸发。

他看着宁落,眼中的柔情都能掐出水来。最后眼前的画面是那个花前那个月下。

宁落身后的父皇看着宁落,眼中满是心疼。“这是你们吐蕃想要的东西,拿着它滚出去。”

宁落看着父皇扔出去一个盒子,不知道为什么宁落觉得父皇拿出盒子的同时她闻到一阵浓浓的血腥味,比这血流成河的战场还要浓。吐蕃王子打开盒子看了一眼,轻蔑的笑笑:“若知道国主能如此慷慨,也不至于有此下场。”吐蕃收兵,浩浩荡荡的离去更衬托出了此时他们的凄凉。
“宁落,以后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父皇,也要走了。”

“父皇你说什么。”

“知道父皇为什么不让你和亲吗?”

“是为了女儿与孟渊的婚约。”

“这只是其一,吐蕃老国王身中禁咒,需要上古神兽独角一族的心方可解咒。”

什么!“当年妖魔祸乱人间,白矖,腾蛇,龙族,独角兽,奉命平此之乱,战乱平息后,三族皆返回天庭,唯有独角一族,因负伤错过了返天日程,便留在了人间传承至今,除了血脉之力独角一族已与常人无异。还有吐蕃的巫师不容小觑,能使用禁咒让人无痛觉,无生死,你一定要小心啊。”

“父皇你,刚才,给吐蕃的,是你,的心对吗?。”宁落突然极度恐惧。

“宁落好好活着别让父皇和孟渊担心。”他的身体就如青烟一般被风吹散了。
“啊——”宁落彻底崩溃了。

之后的宁落安葬了孟渊,为父皇立了衣冠冢,而她自己因恨堕入魔道将吐蕃血洗,费尽一切心思将吐蕃巫师大卸八块后,殉情在孟渊墓前。

宁落因执念太深,放不下的太多,过不了奈何桥。从此她就在奈何桥前看着不同人的伤心事。她本就是神族血液有着神奇的力量,她把自己的血用灵力变成一碗又一碗的汤药,让伤心者喝下,所有人便都忘却了今生苦难,安然渡过奈何桥,投胎转世。

久而久之就传说阴间的有一位孟婆的孟婆汤可以了却今生苦难,在过奈何桥前,一定要喝一碗孟婆汤。

至于为什么叫孟婆,因为她说过,孟渊我这一生只是你的人。在宁落堕魔时一夜之间青丝雪白,故为孟婆。而孟渊因为是神将转世,灾劫功德已满,荣获神位,在宁落堕魔时他也一夜白头,孟渊想起那时他在花前月下许宁落浪迹天涯,给自己起名月老,从此不提神兵,牵起红绳,锁人姻缘。就这样他们天上地下,却都不知道她就是她,他就是他。

孟婆看着自己踏不上的奈何桥,红唇轻启:“浮生,不过大梦一场,却笑着不甘遗忘。”

孟婆汤能了却所有人一世苦难,却唯独无法了却她自己这场浮生大梦。

一个牵情一个忘情,两个同样放不下的人一个选择继续,一个选择遗忘。

文章标题:陆若影:冥府之花前月下
原文地址:http://yd.xinenw.com/swsb/34.html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欣文阅读”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