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文阅读-你的阅读指南-yd.xinenw.com!

陆若影:人间不值得?没事,你值得

【摘要】(文/陆若影)你有把自己弄丢的感觉吗?   我有。   2018年,决裂,警局原本就不算温馨的家庭彻底分崩离析,高考的落榜更是雪上加霜,父亲言语中晦暗的嘲讽,奶...

(文/陆若影)

你有把自己弄丢的感觉吗?

   我有。

   2018年,决裂,警局原本就不算温馨的家庭彻底分崩离析,高考的落榜更是雪上加霜,父亲言语中晦暗的嘲讽,奶奶的咒骂在我耳边一遍一遍像一根根带刺的滕蔓缠的我鲜血直流,呼吸困难。母亲的不肯定终于让我仅存的自信溃不成军。我开始整晚整晚的睡不着,每时每刻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每晚依赖着酒精享受几个小时的安宁。

陆若影:人间不值得?没事,你值得

   那年的夏天十分漫长,漫长的让人心慌,压抑。最后,我没有选择复读,也转了专业。再一次进学校好像什么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变的,是当初的向往,没变的,是关于自信我依旧一无所有。

   新的环境我好像一切都很好,自己都以为自己很好。可是对于夜幕降临,黑暗侵袭,还是只能依赖酒精入眠,慢慢的自己的体力明显下降。但为了能睡着,我乐此不疲的麻痹自己。我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可是天生不好的体质率先跟我抗议了。

   2019年一月,本以为普通的发烧在三天后出现异样,我开始打寒颤,一直叫冷,全腿青紫,家里三层被子压在我身上才好很多,约二十分钟后,有所缓和,但体温直逼40度。家人立刻带我去医院,因为一直高烧查不出病因且白细胞一直下降,只能试药,每天从早上十点医院上班开始输液到凌晨。大概第六天,还是不见好转,医生提出转院。在转院前医生突然说试试激素,如果激素不行再转院,幸好,那针激素管了用,我没有转院,慢慢好了起来。

   在医院的短短十天,我有过害怕,有过遗憾,甚至有想过会不会好不了了,我很庆幸,我好了起来,出院那天太阳很大即便不温暖我还是爱惨了它。偷偷告诉你们,医院的床不舒服,水不好喝,滞留针时间长了,容易血管感染,再甜的药里面也是苦的,所以不要伤害自己啦,觉得生活苦吗?我请你吃糖啊,吃糖就不苦了,觉得苦的时候就吃一颗,苦中一点甜。

   从那以后我开始继续自己编舞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希望把自己落下的补回来。可是我发现脑子里什么思路都没有,就好像植物人昏迷多年,醒过来发现自己跟世界脱节了一样。我尝试写作,却根本下不了笔。我看着手机里最喜欢的作家的照片哭了出来,我记得她所有写过的故事,记得那年的红白玫瑰,也记得那年穿着红裙子像蝴蝶一样坠落的女孩,可我唯一不记得那年追梦的自己。我突然想起以前听过的一句话:只要你放弃了自己,那上帝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收回你所有天赋。我知道的,我没有什么天赋,但是我之前所有的努力,完全消散了,现在,我要从头再来。那天我写下一句话:你丢了自己之后,终于把梦想也丢了。

   从那以后我开始不再折磨自己,出去走走看看,我总会在新的地方,有故事的地方,有感悟的地方,找到自己的灵感,渐渐的我又拿起了笔,写出自己的故事,写出身边行客的故事,写出向往的故事。一切一切,都好了起来。

   虽然还是会偶尔沾沾小酒,偶尔小小失眠,偶尔伤害自己,但凡事没有一蹴而就,我们知道它正在一点点变好就够了。如果你也曾在大雾中迷茫踌躇,那就让我们一起勇敢的与世界为敌亦为友。如果你还觉得人间不值得,没关系,你值得。

文章标题:陆若影:人间不值得?没事,你值得
原文地址:http://yd.xinenw.com/swsb/25.html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欣文阅读”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