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文阅读-你的阅读指南-yd.xinenw.com!

易丘:故事集(二)

【摘要】(文/易丘)平沙漠飞石,一烽卷云台,孤魂居庶野,空影暗流动,何处谓人生。一栋四层高的居民楼,风雨中飘摇了二十余载,楼上住过的每户人家我都记得清楚。我们所在的家和对面的邻居都是这里多年的老住户。约是在上...

(文/易丘)

平沙漠飞石,一烽卷云台,孤魂居庶野,空影暗流动,何处谓人生。

易丘:故事集(二)

一栋四层高的居民楼,风雨中飘摇了二十余载,楼上住过的每户人家我都记得清楚。我们所在的家和对面的邻居都是这里多年的老住户。约是在上世纪末的建成之初,我们就来到了这里。我和邻居的哥哥都是家中长子,岁月打在我们身上的痕迹,每一笔都看得见,时间对每个人都不是一眨眼,二十多年又岂是转瞬之间。因为年纪长了,和童年的玩伴几乎断了联系,即使是住对面的邻居哥哥,无论什么时候回了家也都不会碰面,碰了面,也是到了连打招呼都显得尴尬的地步,更不会有寒暄。听母亲说他这几年一直在南京当厨师,谈了一个本地的胖姑娘,因为形象问题一直没有达成一致,双方不欢而散。戏剧性的故事发生了,大约过了两年,胖姑娘依然是胖姑娘,她似乎是没有寻得更好的归宿,转身又来找邻居家的哥哥。个中始末,怕是只有两人之间最清楚,兜兜转转,终是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这些有关别人家的故事,都只是听别人说,自始至终我们是听众,也是旁观者。

我似乎到现在还没有讲过有关邻居家的哥哥——井尤。如果想要了解一个人的过去,去问一问他从前的邻居就好,只是问出的结果仅关经历,无关品格。渐渐的人的口味会变,品性也是一样会变的,千万不要只是用片面的目光看待一个人,这种目光不完全,对每个人都不公平。我只想说我知道的。

易丘:故事集(二)

井尤比我年长两岁,今年约有二十七。很久没有见过他了,相貌一般,体型高壮,胖的时候国字脸,浓眉单眼,鼻子和嘴巴……不记得了。天生一副好嗓音,和他爸爸一样。很小的时候我和母亲被邀请去听他爸爸的演唱,人不多,我们四个坐在观影席的中央,那是县上唯一的影院,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有影院这种地方。太多年过去了,那里已经关门很久了。结束后我们一同到了我家,同龄的妈妈聊天的话题无非婚姻,丈夫,别人家,她们又总是很喜欢把别人家的孩子挂在嘴上。井尤的妈妈看到了我桌子上的书籍,一番商业式的猛夸,我微微撑开了不自然的嘴巴,算是为结束话题做出的回答。没什么值得炫耀的,我只是喜欢看书罢了。就像井尤,喜欢音乐,遗传爸爸。

上了初中之后像许多青春期的孩子一样,井尤打篮球,听音乐,爱唱歌,唯独对学习兴趣不大。后来我知道井尤考上了市里很好的初中,他的妈妈没有送他过去,而是让他在就近的学校读书。因为家里多了一个孩子要养,很多事情不一样,很多问题长子没有选择的余地,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我的经历和他一样。如今我明白原来在成长的某个地方,我们曾经处于同样的立场。命运就是在一次次的不留余地面前形成迫不得已,我们只能沿着既定轨迹走下去。

易丘:故事集(二)

回想起那时我依然记得一个平静的午后,阳光静悄悄的穿过门缝,整齐的洒在客厅的地板上,我看到昏暗的地面有了一块明亮的地方。MP3播放的《穿越人海》从洒进阳光的门缝传进屋内,空气中有清晰的男声跟唱,伴着吉他,久久回荡。歌声中不止有无尽感想,还有井尤的音乐梦想……那时候张杰参加快乐男声顺利出道了,已经走在追梦的路上。不是每个梦想都有被命运眷顾的运气。井尤初中没上完就辍学了,应该是去了厨师技校,没过两年就工作了,时光流转停在了烟熏火燎的厨房,排气窗口,一抬头歌声飘扬。我不知道流浪在外的青春里井尤有没有找到梦想发光的土壤,种子最远可以飘去距离另一边多远的地方,或者他曾经只是单纯的想要守着梦想,在不必思考现实的温房。有一天时间会磨平所有人的棱角,我也不例外,我们都会向时间低头。可笑的是不知道的什么时候,我们都已经低了头。

易丘:故事集(二)

普通家庭供养两个男孩何以供养的起,经济实力成了公认的幸福根基,是谁把幸福圈定在数字里,物化的社会将人类变成永不停作的机器,越来越多的人找不到自己。日之流向何处止,生之寻往何处去。井尤的弟弟如今到了初中的年纪,在离家不远的中学就读。周末的傍晚我时常听到吉他声……黑暗里的夜空,好大的一张背景,将分散开来的星星连成宿相。璀璨银天河,一线越横空,云汉不知事,稀星发光处,尽数是人生。

易丘:故事集(二)

文章标题:易丘:故事集(二)
原文地址:http://yd.xinenw.com/swsb/218.html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欣文阅读”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