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文阅读-你的阅读指南-yd.xinenw.com!

那些年的独家记忆

【摘要】(文/黑皮豆腐)走过一条一条湿漉的街道,那路旁的咖啡店飘出缕缕淡香,仿佛电影断续的胶片。过往如昔,耳畔熟悉的歌声,浮上心头。我有个黑匣子,里面装满了悲喜哀乐,装载了形形色色的人—&mdas...

(文/黑皮豆腐)

走过一条一条湿漉的街道,那路旁的咖啡店飘出缕缕淡香,仿佛电影断续的胶片。过往如昔,耳畔熟悉的歌声,浮上心头。

那些年的独家记忆

我有个黑匣子,里面装满了悲喜哀乐,装载了形形色色的人——我爱的,以及爱我的。幼稚的少时,总是想着许多,许多的超脱实际,许多的异想天开,甚至许多的白日做梦。

我的黑匣子底,藏着一个秘密,那是一个葬在我心坟的秘密。一个夜晚,那晚的星空真美啊!星星点亮的光辉照在了窗户上,我看见了一个姑娘,不,该是说神女,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对楼的顶层,风飒飒的吹着她的衣裳,飘起的发丝缠绕在她的鹅颈,转眼间,她冲我笑了笑。

那一笑,醉了我的眼,那是我从未见过的人儿。她苍白的脸颊,手掌多年的老茧,已经泛黄,眼角的细细皱纹,染上了一层风霜,惊讶又美好。不知不觉,我的眼角染上了几分红。那时,我想着,年轻的她应该是个很美很美的姑娘,让人想要将她捧在手掌心,舍不得丢弃。

小时,我还未褪稚气,总觉得这世上的最美的该是母亲,她抬起的暖和的手掌,轻轻抚着我的额头,挥手间,有淡淡清香味。岁月的往往,一条条皱纹为她添上风韵,许久不见,她也会变得像路旁随处可见的老妇人。

那些年的独家记忆

时光总是善待着美人,我曾哭过,我曾笑过,我也曾变得不是我,我也曾对那被时光善待着的美人恶言相对。多少个年日,梦中闪过许许,觉得那是我,却又不似我。就像黑匣子中的记忆,藏着无限的不知。

黑匣子里,藏着封信,信上铺满了一层积得薄薄的灰尘,款式是许久许久之前的,蘸着的封口不知被打开了多少年,胶水也已变凝固,脱落了。打开,兴许又是另一个故事,一个心底久久的故事,记忆便是如此,总是由许多的故事组合,一翻开,像是尘封的往事一点一点的被打开。

那些年的独家记忆

或许会使我们蓄满泪水,或许会使我们绽开笑容,可这便是故事,没有跌宕起伏,没有坑坑洼洼,那不是故事,多少个年岁,总会碰见一个名为困难,名为坎坷的一个又一个的大坑。

可那又如何?

梦里的人们,容貌不同,性格不同,声音不同,可就是这么些人,你认识了他们,你和他们谱写了你的记忆,那些年的记忆,是透亮的,是干净的。

这个世界,有着70亿人口,走在路口,每过两秒,你便记住了一个人的容貌,那些年,我们的记忆很长,我们的黑匣子也只堪堪装下了一层的风景,而现在的我们,黑匣子不知何时,在慢慢的增长,每日拂过心头的记忆,就像从未经历过的故事,有欢笑,有哭泣,有哀伤,可更多的就像经历着一个世纪的沧桑。

那是从未见过的自己,另一个站在镜子里的人,不同的性格,不同喜怒哀乐,只是恰好,容貌相同的两个人。对立的自己,仿佛伸伸手,便能触摸到那层滚热的皮肤,那还是温热。

时光里,我拾着旧时光,脑力偶尔飘过那时的自己,曾经与朋友嬉笑欢闹的自己,打打闹闹的自己。转眼间,原来已经分离了,一切的一切,好似昨日刚刚上演,天下从未有过不散的宴席。小时的一口一口诺言,早已过了时效,一个名为时光的诺言。

那些年的独家记忆

尘封的历史犹如一卷一卷的胶片,旧日的点点滴滴犹如旧时光里的故事,有情节,有人物。那些年,我们一起度过,当我们再次邂逅,那一个随意的一瞥或一个擦肩,我们兴许会解开那往日的记忆,那我们一起开开心心欢欢喜喜的日子。

旧时光的人啊!你可知晓,你的黑匣子里那装满的旧里的记忆,快要溢了出来,或许到那时你才发觉,原来还有一段记忆,我们兴许可以称之为“那些年的记忆”

文章标题:那些年的独家记忆
原文地址:http://yd.xinenw.com/swsb/137.html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欣文阅读”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