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文阅读-你的阅读指南-yd.xinenw.com!

易丘:师者说

【摘要】(文/易丘)很奇怪,从小到大学习生涯经过了这么多年,竟记得学生时期的每一任班主任。有些回忆已经模模糊糊,他们的形象却在脑海里清清楚楚。初二之前,我的班主任一直都是教语文的,所以在此之前无论经历什么样的...

(文/易丘)

很奇怪,从小到大学习生涯经过了这么多年,竟记得学生时期的每一任班主任。有些回忆已经模模糊糊,他们的形象却在脑海里清清楚楚。

易丘:师者说

初二之前,我的班主任一直都是教语文的,所以在此之前无论经历什么样的变化,我都可以随心所欲地看我想看的书。或许是职业造就的一种个人倾向,爱好文学的老师又怎会过分责骂爱看书的学生呢。

上小学的时候,功课不多,成绩还凑合,我经常会去家附近的新华书店。一楼是图书借阅区,那时候看的最多的是中译本的国外名著,不知何故会对他们感兴趣,因为至今看外国小说都要用好久的时间才能理清书中长的像诗句的名字与其他人物的关系,也许当时只是很享受“看书”这件事。上了初中书店就搬迁了,借阅区不在了,原来所在的位置换成了气势磅礴的银行大楼,直到现在依然如此。在那之后因为没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了,我只在县高中的三味书屋门口买阅读杂志来看,那时候最喜欢一本杂志,名字都还记得——《疯狂阅读》,这也只限在钱袋富余的时候才会去。后来发现了一家旧书屋,较之买新书,二手书籍的价格更便宜,已售出的还可以拿来换未看过的书。这种方式很容易满足一个贫穷少女的看书愿望。三味书屋和旧书屋依然在,长大之后回乡很多次也未曾去到过那里。我在几年前的一个下午到过旧书屋,看店的不是老爷爷了,而是一个身材臃肿的妇女,看起来像是他的女儿。我顺着书架摆放的方向围着屋子转了一圈,书很多小屋显得很拥挤。依然是一些熟悉的旧书类型,杂志,漫画,小说,工具书,复习资料, 地上是长砖块铺成的泥土小道。我定定的站在原地,轻呼一声,浮尘一地。好久了,除了守店人,这里似乎没有变化。

易丘:师者说

初三时学校要分班了,班主任是化学老师,那时我的化学成绩一般,他有足够多的理由指责我,为何还要在初三这个阶段看闲书。那时候我对数理化一类的知识不感兴趣,任课老师声情并茂,神采飞扬,而我常常一手托腮撑在桌角的位置,在雨天注视沿墙壁内玻璃窗流下的雨水发呆,在大风的天气观察玻璃窗的晃动频率,一段不知名的时光,仅此而已。原来成长路上始终都是我一个人,是我没有意识到,还一直假装自己很合群。事实不是这样,可以说话的人不多,集体活动时很沉默,一个成长中的迷惑少女,在困境里一步步探索……

易丘:师者说

高中我去了离家很远的学校,经历了军训入学分班。那里有四季芬芳的校园,也有我做过的错误决定,遇见了学生时代最后一位也是最糟糕的语文班主任。漫漫求学生涯以这样不完美的方式结束,好多遗憾来不及回首,好多决定回不了头。是我愚笨,笨到连上了高中也没有认清自己一直对数理化的厌恶程度,只是一味的从众;是我不懂,不懂那时为何要如此拧巴,不懂得扬长避短,强迫自己做不擅长的学科和自己过不去,一头陷入无尽的暗影差点丢了自己。已经是过去了很久的事,可每当想起还是忍不住叹息,散乱的回忆,空荡荡的房间,只有尾音消失在空气里。因为一个决定使得我在迷惘的路上越走越远,我想拉回到正确的时间点,需要时间放空自己,给思维自由呼吸的空间,找到相对适合个体发展的道路。我想高等教育的意义理应如此。

易丘:师者说

上了大学之后在选择职业的问题上我一直拒绝成为师者,因为我的“资质”不配。传道授业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尚且可以马马虎虎,可是我不具备师者解惑的资格,依然只是一个人黑暗中探索。我很庆幸学生时代遇到过形形色色的老师,是他们长久以来的付出给予我日渐充盈的知识库,打开从无到丰富进而通向更深远的未知的道路。不敢责怪为何其中没有一位能一针见血地,能早一些解除长久以来萦绕我心头的困惑,哪怕是曾经面对文学最近的距离。因为离开成长中的任何一步,或许我都不能成为今天的自己——不完美不从众,认准了独立且坚定。遗憾的是在成长这条路上,终于认清自己这件最重要的事不是通过曾经传道授业的师者,而是离开十二年教育之后的某一天,一个人身处图书馆,偶然的机会因为拿了书架上一本《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图书室陈列的书籍千千万,机缘巧合偏偏是这一本。          

从那时起,我发现一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书中那些跳动的文字犹如石棺里无尽沉睡的旧符,过了好些年,不知历了多少险,我与它终于在只有一束光穿透的黑暗里见面。最难忘的记忆从一次次渴望有别于日常的体验变成一个人看书的课桌前,安安静静的图书馆。不在乎是不是人群,只要是不被打扰的空间,我喜欢一个人呆在不被打扰的空间。绝对的不打扰有助于深度思考,考虑身为“我本身“的这件事情。就像是有石子悄悄潜入心底的深井,打在井底的石壁,俯身侧耳听每次的回声,捕抓关于这口井细微的不同。每一颗石子都像是带着“我本身”的碎片聚集在井底,变化存在于任何的风吹草动间。我需要一个人在这样的没有时间长度的概念里不厌其烦地反复推测考量这口井。何处来的一口井,“我本身”又为何要对一口井如此执着?师者没有告诉我,没有人告诉我,不过是一人潜入深井,守着执着,不间断探索。

我曾向从未谋面的同道中人许诺,笔杆子拿起来就不会放下了,其实还有后半句没说,文字可以养活不了我,可以不入流不从众不被认可,可我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方式留下一座沙丘在大千世界变幻过的痕迹。

文章标题:易丘:师者说
原文地址:http://yd.xinenw.com/qcxy/220.html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欣文阅读”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